刘大师傅

【异坤】雀斑和白T(完)

啊!清纯校园恋爱!我需要更多!I need more!!!

梧心:

*大学校园
*形象来自6.16天津FM
*白T发带街舞社校草异x雀斑格子衫建筑系宝贝坤
*前文戳空间


BOOGIE王子异:对不起,我是真想赔你作业的。
对方已开启好友验证。
BOOGIE王子异:???
对方已开启好友验证。

-

拉黑了傻子,蔡徐坤长出了一口气,叼着笔往椅背上一靠,仰头看着天花板,突然就有了一种人民英雄为民除害的荡气回肠之感,只觉得解决了一大社会隐患,心里郁结的气也出了。
瘫了一会儿,他腰上使劲,又坐了起来,自顾自的点了点头,算是给自己打气,熬夜继续画起了图。
他觉得这会自己神清气爽,再熬三天不是问题。

结果第二天早上他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醒来,只感觉腰酸背痛的。过了十来秒才反应过来,自己趴在桌上睡了一宿。
他抬头看了眼桌上的钟,七点四十四,还有十六分钟上课。

他走出宿舍楼的时候嘴里还叼着一条速溶咖啡,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拿了一袋切片面包,课本夹在咯吱窝里,歪着身子抖了一下肩膀,想把滑下去的花格子衬衫捞上来。
走到门口的时候正愁没手掏门禁卡,门就从外面开了,晃悠进来一个人,然后另一只手从外面替他拦了一下门。
蔡徐坤心说天助我也,小跑过去准备说谢谢,然后这两个字就卡在了嗓子眼。

那个外院的傻子逆光站着,满脸都写着我在等你。
“那什么,同学,早上好,我是那个王子异。”

蔡徐坤心说这傻子学乖了,这次没说我是那个把你撞进水坑里的王子异了。

-

蔡徐坤气鼓鼓地走在前面,王子异一脸无辜推车跟在后面,一路还和不少跟他打招呼的小姑娘招手。

-

前一天晚上王子异被删了好友之后,好是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会,怎么想怎么不对劲,直到对铺的室友被他悉悉索索的声音惹烦了才乖乖躺着睡了。
他反思了一下,决定明个亲自去找蔡同学,当面道个歉,大家心平气和说说话。
毕竟人家上课回头看了自己好几眼,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第二天他早早起床,换了件新洗干净的衣服,出门前还对着玻璃上的倒影抓了两下头发。
他又连夜花了五十块搞到了蔡徐坤的宿舍楼号,打定主意要去守株待兔。
给他情报的线人收了钱还多嘴,八卦道你们俩到底是谁看上谁了啊。
王子异面无表情锁了屏幕。

他今个没戴发带,没编小辫,半长的头发散下来,倒是比平时还耐看。他穿越整个校区找到了九号楼,一看七点半,时间还早,就半靠在自行车上等人。靠了一会儿又觉得不舒服,干脆就站直了身盯着门看。他又不敢玩手机错过了人,就只好傻子一样搁门口罚站了二十来分钟,好容易等到蔡徐坤全身挂满东西火急火燎往外跑,一步跨上去给他拦了一下门。

蔡徐坤抬头的时候眼神变了几变,从无神到震惊到瞪大了眼睛只花了大概半秒,然后就哼了一声甩开他自顾自走了。
要不是他嘴里叼着一条咖啡开不了口,甩王子异脸上的就不止一个哼了。

王子异也是好脾气,只当他气还没消,推了车三两下赶上去,也没等回音,自顾自的就开始解释。

“蔡同学,蔡徐坤,是吧。”
蔡徐坤加快了脚步。
王子异轻松跟上。
“我那天真不是故意撞你的,拐角,我塞了耳机,不知道有人。”
蔡徐坤心说废话,你要是故意撞我的你现在已经被我填进教学楼的钢筋混凝土墙了。
“还有,那个,我知道你们建筑系的作业很花时间,真的不好意思。“王子异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赔钱你也不要,要不你骂我吧,我不还口。”
然后就没声了。
蔡徐坤回头瞟了王子异一眼,后者真的是一脸纯良和期待地看着他等他骂的表情。
蔡徐坤心里骂了一句这他妈哪里来的傻子,就又回过头去,闷头赶路。

王子异一路跟到了教学楼。
王子异跟着蔡徐坤上了三楼。
王子异和蔡徐坤一起站在了三零二教室门口。
王子异跟着蔡徐坤一起走到了第一排。

蔡徐坤忍不住了。
他在座位上放了东西,一看表,还有三分钟上课,推了一下王子异,没推动。
蔡徐坤看了一眼周围的同学,拽着他手臂往下压,然后凑到他耳边咬牙切齿地问:“建筑系的专业课你也要上吗,还不快走。”
王子异对他笑了一下,露出两排大白牙:“我这节没课。”
蔡徐坤被晃了眼睛,脑子里又冒出来了那句这傻子还有点好看。

还有两分钟上课,蔡徐坤揪着王子异出了教室,往走廊里一杵,然后深吸一口气,抱臂问:“你到底想干嘛。”
王子异看着蔡徐坤,突然就觉得他们挨得蛮近,他脸上的雀斑真是个宝,怪不得都叫他建筑系宝贝。

-

第二天早上,王子异又出现在了九号宿舍楼下。
今天他还拐去食堂溜了一圈,车龙头上挂着满满两袋早饭。
今天的建筑系宝贝又是老时间出来,不过看上去不是很匆忙,换了新T和衬衫,裤腰扎进了牛仔裤。
然后瞥了一眼王子异和他的自行车,自顾自往教学楼踱。
“蔡徐坤,坤坤。”
蔡徐坤整个人一震,然后埋头加快步伐。
他妈的谁许他叫坤坤了?
王子异对蔡徐坤的反应习以为常,笑着跟上,问道:“坤坤,我买了早饭,你要吃吗?你喜欢喝牛奶还是豆浆?蛋饼还是油条?我都买了,你要哪样?”
蔡徐坤心说我都不要,我不吃傻子买的早饭,傻气会被传染。
下一秒他忽然就感觉很饿。
他内心斗争半晌,最后还是停了脚步,认输似的转过身来,向王子异伸出一只手,头却别扭的扭开。
“随便。”
不吃白不吃。蔡徐坤嚼着蛋饼,就像在生吞仇人的骨血。

-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王子异连着来了两个星期,天天穿得不重样。
结果蔡徐坤只认出了一件GUCCI的白T——无他,毕竟胸口写着硕大的GUCCI。

除了第二天,蔡徐坤再也没有吃过王子异带的早饭,他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他把王子异的微信加了回来,没说过话,就只有一条两块钱的转账记录,备注蛋饼。
王子异后来买了两次蔡徐坤都没要,也就懂了,没有再买。

第十天的时候,蔡徐坤还是一张冷脸。不过他低着头的时候,自然卷的刘海总是会挡着他的神情,王子异就没拿准过他在想什么。
两个人一如既往形同陌路走到教学楼门口,王子异正锁车,蔡徐坤冷不丁问了一句:“你们外语系早上都这么闲的吗?第一节没课?”
王子异突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老实招了。
“只有星期一早上没有。”
“你逃课?!”
王子异扣上车锁,锁砸在车架上发出金属敲击的响声。
然后王子异笑了:“我这不是在上课吗,建筑系的,你们教授都记得我了。”
蔡徐坤一时语塞,伸出一根手指头想数落他又无从说起,心里还有莫名其妙的过意不去,只好恨恨放下,转身走了。
歪理。
王子异轻车熟路跟上。

-

王子异本月第十五次出现在了九号宿舍楼下。
王子异在宿舍楼下的花坛边喊了一嗓子。
王子异一如既往地骑上自行车跟了上去,为了和那位抱着书步行的人保持平行,骑得比散步还慢,在雨后半干的沥青路上印出了一条歪歪扭扭的水痕。
王子异坐在了蔡徐坤身边。

蔡徐坤觉得,这样的日子不能继续过下去了。
老师拿起讲义,瞥了一眼大大方方坐在他们系宝贝身边的白T大男孩,开始讲课。
蔡徐坤看了王子异一眼,王子异回以一个灿烂的微笑,蔡徐坤转过头来。
蔡徐坤把笔记本往后翻了一页,力透纸背地写了一句话,然后推给了王子异。
那深刻的印痕里包含着他的愤愤。

【是我错了,我原谅你了,你滚吧。】

王子异摸了一下裤兜,没摸出笔,就凑到蔡徐坤耳边说了句:“给我一支笔。”
蔡徐坤白了他一眼,还是把笔扔给他了。
王子异接了笔,三两下写完,写的时候还一边往这里瞟一边拿手挡着生怕被蔡徐坤偷看到。
王子异把笔别在本子上,滑给了蔡徐坤。

【没有啊,就是想跟着你。】

蔡徐坤读罢,藏在自然卷下的耳坠莫名悄悄红了,他心虚地伸手捂住,心里暗骂了一句没出息。
你可醒醒吧蔡徐坤!别人叫你建筑系宝贝你就真当自己是个宝了!
不对,你在想什么,你不要乱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到底在乱想什么啊!

-

王子异见蔡徐坤压着本子趴在了桌上,不像是要和他继续对话的样子,心里没底。
但是他很快做出了决定。

-

蔡徐坤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微信收到了一条未读消息。

-

KUN:[微信转账 蛋饼(已被领取)]
傻子:[微信转账 蛋饼(已收钱)]
傻子:那什么,我是想说,我也不是想跟着你。我的意思就是,我也有点喜欢你,大概就是这样子。
傻子:就是那种喜欢,不是像别人喜欢你的那种喜欢,就是我喜欢你的那种喜欢。
傻子:你明白了吗?


-


End



莫比乌斯(全)

你怎么才来呀

香蕉飞饼不要香蕉:

*【避雷注意】


主异坤&皇权富贵 副长得俊


白汾酒全员出场  1.7w 分上下




雷其中任何一对都不要看 


乖 




(啊 原来这么多人记得我这个坑 但是从没催更过 我有点感动 大家都是善良的jm)

【异坤】刺猬精和双标老王

太可爱了吧!!!

秃顶大螃蟹:

刺猬精炸毛坤X 人类双标丸

人物仅为剧情需要,请勿上升真人

—————————————————————-
蔡徐坤是一只修炼了300年刚刚能化形的刺猬精。刺猬的生命很长,能化形不多见。已经修炼到能化形的蔡徐坤,算是刺猬里面鼎鼎有名的了,不光面相好看,肚皮又白又软,就连身上的刺都比别的小刺猬整齐。

不过,话说回来,外貌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刺猬界已经很少出现能化形的大神了,即使蔡徐坤化形并不能随心所欲的变换形态,刺猬们就已经非常知足了。村里出了大学生,人人都得供着捧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每天也不用去觅食,白天睡觉晚上在草丛里撒欢儿。

正所谓溺爱就是对孩子的荼毒,这话一点都不假,在众星捧月中长大的蔡徐坤向来在刺猬族里说一不二,没人敢管他也没人敢反驳他,所有人都对他毕恭毕敬当大哥惯着。逐渐,蔡徐坤就变得又傲娇又爱炸毛,遇到一点不顺心,肚皮就腾地变红,身后的软刺就炸得硬硬的,每当小弟们看到他这副光景的时候都会变着法的加倍讨好。

一天深夜,蔡徐坤正在草丛里打滚,忽然照过来一束光。一个在蔡徐坤看来高的像巨人一样的男人走过来:“小刺猬,你有看见我的猫么?它叫汪汪,趁我不在走丢了”

蔡徐坤翻了个白眼炸起来后背的软毛:人类!你叫谁小刺猬!在我们刺猬界人人见了我都要喊一声坤哥!

可惜男人听不懂刺猬语,见小刺猬炸着毛跑走了,转身继续找猫去了。

第二天晚上,蔡徐坤照例过来草丛里打滚,这是他最喜欢的位置。还没滚两下,又照过来一束光:“小刺猬,又是你啊?今天看见我的猫了吗?他还没回家。”

蔡徐坤侧耳,听声音男人有点失望和着急。本想可怜他一下,转念一想,就算这人类心里再难受也不允许再叫“小刺猬”!连续两天,蔡徐坤炸着一身软毛生了一肚子气跑走了。

第三天晚上,蔡徐坤觉得男人应该不会再来了,连续两天都找不到他的猫一般人都会放弃。正在蔡徐坤肆意撒欢儿的时候,一束熟悉的光照了过来:“小刺猬,咱们好有缘啊,我的猫找不到了,要不带你回去作伴儿吧。”

蔡徐坤懵逼了,什么情况?喂,为什么一言不合就把我抱起来?我并没有说要和你回家啊!坤哥我生气了!遇见高大男人的第三天,蔡徐坤依然炸着一身软毛,但不同的是,从今天起他被圈养了。

男人把蔡徐坤抱回家安置在沙发上,自己跑回屋里找了个大纸箱子准备给蔡徐坤做个窝。从小到大,蔡徐坤哪受过这种气?自己的窝被小弟们堆的软软和和,现在只能被一个人类放进纸箱子里?

炸着一身毛用爪子扒开一条大口子从纸箱子里钻出来,趁着人类没注意,四处巡逻了一下。嗯,猫窝还算干净,坤哥勉强入住吧,在猫窝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蔡徐坤收起背后的刺,仰着朝天晾肚皮。

王子异拿着几颗刚洗过的果子回来的时候,发现原本放着小刺猬的纸箱子被扯开了个大口子,里面的小东西也不翼而飞。害怕他躲进了什么角落不敢出来,转头一看,小东西正仰着肚皮在猫窝里“装大爷”。

走过去没忍住在白白软软的肚皮上呼噜了两把,看见小刺猬腾一下变红的肚子和瞬间炸起的软刺,王子异心情莫名的愉悦,怪不得人总是喜欢调戏别人,这就是传说中的恶趣味吧?

自己惹的祸自己兜着,趁小东西炸毛正要咬人之前,把一颗刚洗好的沙果递到他嘴边。这小刺猬也没有防备心,递到嘴边的东西看也没看张嘴就咬,越吃越高兴,吃的都忘记自己被调戏的事实。肚皮也变白了,刺也软下去了,捧着果子吃的开心。王子异看着小刺猬这幅呆样心想:真好哄。

被摸了肚皮的蔡徐坤情理之中又炸毛了,刺猬的肚子是不能被随便摸的,只有亲人和伴侣才可以,其他人摸了就是调戏!蔡徐坤觉得自己堂堂一个能短暂化形的刺猬大仙被一个人类调戏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刚要张嘴咬人,就被反手塞进来一颗果子。这果子酸酸甜甜的,自己没吃过,但比小弟们上供过来的事物都好吃,吃完了一个,嗝,还想吃。

双手捧着吃完了两个果子,蔡徐坤看着男人手里还剩了一个,转了转眼珠,炸起后背的刺,一爪子把沙果抢过来,扎在刺上戒备地看着男人。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的王子异想笑,没忍住又偷袭了一下小刺猬的肚皮,没等它张嘴咬人赶紧收回手,“小刺猬,我叫王子异,以后咱们就要相依为命了,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好呢?你这么爱炸毛,就叫你二毛吧~”

???叫什么?二毛?坤哥从来没听过这么土的名字,用这种称呼叫一个刺猬大仙真的好么?坤哥要生气了!

“二毛,你渴不渴啊?”---呸,你才叫二毛,你全家都叫二毛!
“二毛,你要不要洗澡啊?”---呸,说了不要叫老子二毛!
“二毛,你困不困啊,今天就现在这里睡吧,等我的猫回来再给你买个别的窝~”---???你都有坤哥了,居然还在想别的猫?

折腾了一天的王子异有点累了,和小刺猬玩了一会转身回房间睡觉。王子异是个刚出道没多久的十八线小明星,和同公司的几个人组了一个组合叫“swag”。因为刚出道,工作也不多,大多都是白天去商演或拍广告,晚上就能回来。

三天前,工作到晚上才回来的王子异回家发现自己的猫不见了,在家里摆了“剪刀大法”,每天出去找猫,结果猫没找到,倒是捡回家一只爱炸毛的小刺猬。躺在床上陷入深眠之前,王子异还在想:也不知道刺猬能不能吃猫粮。

王子异回房间睡觉,留蔡徐坤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客厅里越想越气,原来自己在窝里的时候可是有好多小弟伺候睡觉暖窝的,这人类居然把自己一个人留下!念着念着,一团气流涌上蔡徐坤的大脑,“嘭”地一下化成了人形。

刚化成人形的蔡徐坤,身上裹着一层薄薄的白纱,光着脚踏出了猫窝。化形有点费力,揉了揉眼睛,往王子异房间的方向走过去。

用修长的手试探性的推开了门,径直走向房间正中央铺着枣红色床单的大床。蔡徐坤用手摸了摸,床单滑滑的,大床软软的,比之前刺猬小弟们给自己做的豪华大窝还舒服!轻巧地蹿上床,盯着床上睡得不省人事的王子异。这人类的额头镇饱满,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面相,眼窝有点深,不过睫毛没坤哥我长!鼻梁这么高,让刺猬都想伸手摸摸。“二毛,二毛”梦里王子异嘟囔了一句。蔡徐坤刚要伸手摸摸王子异高挺的鼻梁,一下被吓得缩回手,发狠的咬了一口王子异的鼻子,你才叫二毛!

王子异睡梦之间感觉有蚊子在自己身边飞来飞去,还叮了自己的鼻子,想着明天一点要把蚊香点上,咂咂嘴,抓起身边的“抱枕”翻了个身又昏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5点,王子异被经纪人的电话叫起来,迷迷瞪瞪接了电话,经纪人说半个小时以后到家楼下来接他。猛地想起今天还有拍广告的工作。王子异瞬间清醒,想要坐起身,发现胸口上趴了一个少年。

王子异吓了一跳,一把将少年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大声问:“你是谁?”蔡徐坤白天基本上都在睡觉,5点多就是处于没睡醒的状态,脑袋里还想着昨天让自己生气的称呼二毛,脱口而出“我是二毛呗。”

“二毛?”刺猬成精了?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床上精致的少年,王子异大步跑向客厅的猫窝。在客厅、厨房、卧室来回找了三圈都没有小刺猬的影子,这才缓缓开始深呼吸强迫自己接受刺猬成精的事实。

被王子异的动作吵清醒了的蔡徐坤,不耐烦的坐在床上生气,“呸,不是二毛,我有个可好听的名字叫蔡徐坤,你这人类就叫我坤哥吧,多次冒犯我的事,你坤哥宽宏大量的就不追究了。”

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似乎比自己还要小上两岁。顶着一头炸毛还硬装大哥的样子有点可爱,王子异突然觉得刺猬成精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好的二毛~我一会要去工作了,你要在家待着吗?”

“工作是什么?”蔡徐坤第一次听见工作这个词,一脸疑惑的盯着窸窸窣窣穿衣服的王子异,“不许再叫我二毛!”

“工作就是可以挣钱,然后用挣来的钱买好多好吃的,比如沙果”王子异怕他听不懂,想起昨天小刺猬沉迷沙果的样子,这样说应该听得懂吧?

果然,听见沙果两个字之后,蔡徐坤眼睛就开始放光,“那我也要去挣钱!买好多沙果,存着,也给我的小弟们尝尝。”

王子异想了想,把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刺猬精留在家里确实也不放心,干脆直接让他假装新来的助理和自己一起去工作。比了比蔡徐坤的身形,自己的衣服应该能穿。从衣柜里找出一套衣服让蔡徐坤穿上,赶紧收拾好自己等经纪人来接。

经纪人来敲门的时候,看见王子异身后站着一个精致又干净的男孩眼睛都亮了。这种长相稍微一包装肯定能火!王子异看出经纪人的想法,侧身挡了一下,说这是自家的远方表弟,会出国留学,这两天先住在自己这,顺便当个助理。

王子异家庭条件好,当明星纯粹是个人爱好,经纪人也知道他的情况,知道肯定没戏了便讪讪地收回目光,督促两人快点出发。

出门之前,王子异告诫过蔡徐坤,人类的世界非常危险,千万不能离开自己身边,不要随便和别人说自己的身份,尽量少说话。蔡徐坤似懂非懂随便的点着头,王子异也不确定小刺猬听没听进去,为了以防万一,随身带了几个沙果,以备不时之需。

三人到了现场,发现组合的其他三个人正扭在一团大闹。Swag组合有四个人,朱正廷、小鬼、陈立农和王子异,四个人风格不同,但非常玩得来。看见王子异带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助理,三个人一拥而上过来看热闹。

“你好啊,我叫朱正廷,你叫啥?”
“嘿,这里是小鬼,what’s up man”
“你好,我是陈立农,可以叫我农农,你是子异的亲戚哦?”

蔡徐坤没见过这种阵仗,三个人三张嘴叭叭的说个不停,疑惑的看了看王子异。王子异低头看见蔡徐坤迷迷糊糊的表情,知道他没怎么见过这种场面,隔开挤在蔡徐坤身边的三个人:“去去去,广告拍不拍了?”随手从保鲜袋里掏了一颗沙果放在蔡徐坤手里,把他安置在沙发上,自己揪着三个队员去工作。

蔡徐坤边啃着果子,越想越不对:哎,这人类给自己吃的的样子怎么就跟给小动物是的?自己一个刺猬界小霸王,被人供着还来不及,他居然这么随意的对自己?不行,这口气坤哥我咽不下,得好好观察这个叫王子异的人类,总能找出他的弱点!

发狠的咬了一口沙果,不错眼珠的死盯着正在拍广告的王子异。

拍广告是个枯燥的工作,蔡徐坤早上起得太早了,坐了没一会就开始犯迷糊,在一旁打盹。刚拍完第一套造型的四个人风风火火的跑回沙发区休息,玩手机的玩手机,躺着的躺着。小鬼是个精力旺盛的rapper,随时随地都在蹦迪,打开手机放了一首闹哄哄的音乐在旁边一顿折腾。

其他成员们已经见怪不怪,自己干着自己的事。蔡徐坤被突如其来的爆炸音吓得一激灵,睁开眼睛就看见王子异一个闪身冲过去把小鬼正公放的音乐按停了,“停会停会,大白天蹦迪吵不吵?”没意识到这音乐就是把自己吵醒的罪魁祸首,反而听到王子异皱着眉头说蹦迪很吵,呦,原来这人类有不喜欢的东西呀~摸了摸下巴,决定一会去问问小鬼听的是什么。

拍了一整天,广告还没拍完,全组人员只能一起定外卖。朱正廷抱着手机,一会说想吃这个,一会说想吃那个,一会又说都想吃。“正廷,大老爷们别变来变去的,吃什么就赶紧定了,大家都等着呢”王子异比其他三个人大一点,平时有什么工作人员控制不住的场儿,都是王子异帮忙配合。

大家都挑好了,就等着朱正廷的选择,不想耽误大家的时间,王子异出声让朱正廷快点选择。“好嘛好嘛”王子异都说话了,还能怎么着?随便挑了一个下了单。

不一会外卖就送到了,大家围在一起吃饭。王子异不知道蔡徐坤能吃些什么,给他点了一份水果沙拉。抱着自己碗里的水果,又看了看别人碗里的鱼啊肉啊的,蔡徐坤有点眼馋。

“子异,我觉得你这个红烧肉好吃,咱俩换吧,你吃我这个鱼。”农农尝了一口王子异碗里的红烧肉,觉得比自己的好吃多了。

“不要,自己吃自己的,饭不能随便换。”王子异家教很严,从小就教导过自己不能和别人换饭换碗,不卫生也不礼貌,当然,夫妻和子女之间是不存在这种制约的。

蔡徐坤看了看被拒绝的陈立农,又看了看王子异碗里的红烧肉,没忍住用手捏了一口。眯着眼摇头晃脑,红烧肉真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了,肥瘦适中,入口即化,肉香中还透着一丝甜。咽下一口肉,蔡徐坤幸福的吧唧嘴。

“你吃这个,把水果给我”还在回味红烧肉的余香,一碗红烧肉盖饭就递到了自己眼前。人类很上道嘛,知道孝敬坤哥了。被伺候习惯了的蔡徐坤理所当然的抱着王子异的碗呼哧呼哧咬起了红烧肉。

其他三个人,看了眼一口一口往自己嘴里塞水果还笑出一脸褶子的王子异,有些不可思议,相互对视了一眼各自低头吃饭。

忙完一天的拍摄工作,已经是晚上8点了,从早一直拍到晚,就连精力最旺盛的小鬼也蔫头耷拉脑往前蹭着步子。王子异到是还好,平时一直在健身和练舞,这些运动量还能接受。朱正廷一把蹿上王子异的背上,懒洋洋的让王子异背自己走。

原本走在王子异前面的蔡徐坤一回头看见自己的人类背上背着另一个人类,气不打一处来!你看!我就说,人类真的很随便,一眼没看见就开始找别的猫!

气呼呼地走回去,和王子异对视,奶凶奶凶的瞪着他:“坤哥也要背,累了!”王子异本就被朱正廷扑了一个措手不及,就算蔡徐坤不说也准备把背上的人扒下来。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蔡徐坤追了过来。一把放下朱正廷,摸着蔡徐坤的脑袋问:“坤坤怎么了?”

别摸坤哥脑袋!扫掉王子异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一下扑到王子异怀里,咬了一口人类的肩膀,“困了。”被小刺猬咬了一口,王子异也不恼,掏出最后一个沙果放在蔡徐坤手里,抱起小东西,上车回家。

蔡徐坤在王子异怀里睡了一路,醒来的时候已经夜里1点了。习惯了夜间出动的小刺猬看着旁边睡得不省人事的王子异,精神抖擞。想起下午找小鬼问到的蹦迪音乐,用来整一整这个动不动就调戏自己的人类,报我的“血海深仇”!

掏出王子异的手机,按开了密码找到小鬼安利自己的蹦迪神曲,把音乐开到最大声。蔡徐坤不知不觉就随着音乐节奏摆动起来。蔡徐坤心想:这蹦迪神曲好像真的有魔力!沉迷进去就停不下来。

音乐刚放到前奏王子异就醒了,被吵醒有点想发火,转头看见小刺猬手脚不协调的摇头晃着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忍住弯了弯嘴角。也不打扰他,就默默地笑看着他蠢兮兮地在地上瞎蹦哒。

蹦了半个小时,蔡徐坤满头大汗的仰面倒在床上,还沉浸在音乐的气氛中,一睁眼王子异的脸出现在自己的正上方。

“你...什么时候醒的?”眼睛上方是王子异好看的唇瓣,不薄不厚刚刚好,有点像刚才吃的红烧肉。想着今天从早到晚嘴就没停下来,下意识摸了摸腰,嗯好像确实胖了一点。

“你刚开始放音乐就醒了。”王子异居高临下的扫着小刺猬的表情和小动作。亮晶晶的眼睛眨巴着,刚运动完脸上还带着一丝水珠和红晕,饱满的嘴唇像小刺猬最爱吃的沙果。看到他摸自己腰的小动作,王子异失语笑了笑。

突然翻了个身,王子异面对面压在蔡徐坤身上,仔细的看他。也许是晚上气氛刚好,月光很美,望着蔡徐坤的眼睛竟一时被吸了进去。不受控制低头吻住了蔡徐坤饱满的唇,轻轻咬了咬,果然像沙果一样甜,不自觉加深了这个吻。

蔡徐坤不知道什么是亲吻,随着王子异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用力的动作也跟着陷了进去,笨拙地回应着他。收到了青涩的回应,王子异仿佛收到了鼓励,一只手伸进蔡徐坤的后腰,摸着滑滑的皮肤。一吻过后,理智使王子异停了下来,不舍地离开香甜的嘴,两唇分别时拉出一丝银线。看了看被亲的有些肿的嘴,王子异觉得有点遗憾,俯身下去舔干了蔡徐坤唇上的水渍才缓慢的帮他整理凌乱的衣服。

蔡徐坤咂咂嘴,问:“你不是讨厌别人蹦迪么?”

王子异想了一下,合着这小东西是看今天自己说了小鬼才想出这招故意整自己?蹦迪自己并不讨厌,重要的是他蹦迪的时候吵到你睡觉了呀笨蛋,“嗯,别人蹦迪不喜欢,但你不是别人”

“那我是你的什么人?”蔡徐坤舔了舔有点干的嘴唇,心想还是湿一点好。

“你是我的二毛啊~”王子异故意逗他,果然又看到小刺猬炸毛了,脸通红气愤的盯着他。

“你这人类!叫坤哥!”话音刚落,“嘭”地一下,床上只剩一件衣服。一只小刺猬从衣服里面钻出来。一言不合跳下床哒哒哒跑去客厅,扎着昨天藏起来的沙果又跑到王子异身边。王子异小心翼翼的把他抱上床,蔡徐坤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抱着沙果仰面躺好。

睁着大眼睛啃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沙果,小刺猬见人类还坐在原处,用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肚皮,示意王子异给自己揉揉肚皮消食儿。王子异看他这副大爷样儿,心领神会,侧身躺在他身边用暖呼呼的大手轻轻揉着蔡徐坤的肚皮。

看着蔡徐坤一脸享受的样子,王子异捻了捻手指笑出了声:嗯,确实胖了些。

蔡徐坤听见王子异笑出了声,舒服的眯了眯眼:人类,你要给坤哥买一辈子沙果么?

世界给了我坚硬的盔甲,但我愿意为你露出肚皮。

End
-----------------------------------------
猝不及防的开始和猝不及防的结束。
几天不见啦,日常比心~

韩文清生日应援计划

老韩,开屏吧!!!

包包包子铺!:




“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来。”


—— 一如既往 ——


韩文清,0331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3月27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3月28日上午9点,相约LOFTER,为韩文清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韩文清0331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可能会被选中成为28日的庆生开屏哦!




 

发展史

2015盾冬—2016凯源—酒茨—2018恋与制作人—全职高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吧!!!!!

PandaMiki:

儿童节快乐! 

一个脑洞,设定是小时候在游乐场偶遇的小喻和小黄www


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

没长进!这几年都白过了!
我开心就好!
年轻的老中医今天又给我把脉,说我恢复得不错,哈哈哈哈哈,病要好了!等我全好了,就要吃八喜!吃梦龙!吃冰雪皇后!吃哈根达斯!吃吃吃吃吃!

还要吃龙虾!喝碳酸饮料!把我想吃的都吃个遍!

四川省博物馆

想回家。
下午才考完试,考完还要去成都,好难受啊。唉。